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晚上別去老樹林

我真不應該跟李誠立下那個荒唐的賭局,沒想到白白害了他一條性命。但我並不難過,反而有些後悔不是自己親自殺了他。
我獨自走在漆黑的小巷子裏,這是通往李誠家的必經之路,就快要到他家了,我仿佛已經聞到那股欲欲而出的鮮血的味道,靈魂深處已經開始有些陶醉了。仿佛滴滴豔紅的血正在我的舌尖打轉著,那滋味是多麼讓人嚮往啊。
我跟李誠從小一起長大,一起上城裏讀大學,感情非常好。借著放暑假的機會我們跟幾個同村的夥伴一起回到了老家來探望自己的家人。到了晚上我們幾個血氣方剛的年青人喝在了一起,大家一起拼著酒,我的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有趣的想法,便向大家提出要做個遊戲,每個人一口氣喝下五大碗酒,誰要是喝不下就得去村後山的老樹林子裏呆上一宿。只有李誠三大碗下來就已經邊聲叫苦,不能再喝了。結果可想而知自然是他獨自一人去住那老林子了。
天亮了,清早的陽光又透過窗簾照在我們幾個醉貓的臉上,我們也陸續醒來,於是便去老片老林子裏找尋李誠的蹤影,我們找了許久都沒有找到,不知為什麼我們仿佛怎麼都走不出這片老林子,眼看著太陽就要落山了,我們的心都亂作一團。
“我們是不是碰上鬼打牆了”不知道誰冷不丁昌出這樣一句話。
這句話一出我的心更是有如亂麻一樣,只能安慰大家。
“別亂說,做為新時代的大學生不要這麼迷信。”我假裝鎮定的說道。
轉眼間黑色的夜暮吞噬了這片老樹林,天上沒有怡人的月光,也沒有點點繁星,有的只是一眼望不到頭的漆黑,我們幾個只好硬著頭皮向前走。不知過了多久,哥幾個都累的不行了,我一抬頭看到前面有處亮光,原來有一戶人家,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無疑是沙漠裏找到綠洲一樣憂為欣喜。我們順著那縷燈光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奔去。
幾聲疲憊的敲門聲過後,開門的一個面目清秀的小姑娘,她十分友善的向我們打著招呼,並邀請我們進去歇腳,小屋子雖然不大,但卻很乾淨,桌子上的小瓶裏還插著幾束鮮嫩的花草,散發著香味兒。
“我叫葉香,跟父親兩個人住在這裏,你們叫我葉子就行。這片林子很大,父親是這裏的護林員,今天不在家,以前也經常有人因為勞累而到我們這裏休息的”小姑娘親切的說道。
當晚葉香姑娘親手為我們做了一桌子的好飯菜,還拿出珍藏多年的美酒招待我們這些不速之客。第一口喝那酒的時候,我就被它的香氣所吸引了,那香氣只能用世間難尋這四個字來形容。也許是因為酒太過香醇,我便多喝了幾杯,就在我的意識排徜在似醉非醉之間的時候,我仿佛看到葉香臉上不時的流露出一種冷冷的微笑,那眼神讓我渾身不自在,這時我感覺自己已經開始意識模糊,我的手腳再也不聽使喚。。。
“滋啦——滋啦”一陣極其刺耳的磨擦聲,鼓痛了我的耳膜。
是那陣凝重的磨刀聲將我從昏迷中喚醒,我被單獨關在一個小屋子裏,順著那道細細的門縫向外看去,我被眼前所見的景象驚呆了,我的幾個夥伴都被退去衣襯放在了滾燙的熱水中泡著,旁邊的大木板上血跡累累,葉香動作嫺熟地將他們陸續撈出來放在那塊厚厚的大木板上,然後從地上抄起一把近一米來長的屠刀將我的夥伴們放血,肢解。。。。。。。。。
“磅——磅”刀子一聲接著一聲剁在了木頭板子上,我眼看著我的同伴們被剁碎,屋子四壁上滿是飛濺的血花。
我想我的夥伴們走得很安詳,因為他們並沒有受到多大的驚恐,也沒有任何痛楚。這時的我已然是魂不附體,但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我本已快要停止的心臟猛然為之一震,葉香慢慢地轉過身來,她的臉上滿是皺紋,就如同一張上了千年的松樹皮一樣,那張毫無血色的近乎扭曲的面容上再次浮現那縷詭異的笑。她將人血盛入碗中一飲而盡,慢慢地臉上的紋理少了許多,直到變回了我印象中原本清秀可人的小姑娘,只是她的嘴角多了一縷鮮血順勢流下。緊接著她將那些殘腳斷臂放在一個酒壇子裏面。將壇中美酒最上面那層浮血一勻一勻的向外撈著。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酒會如此香醇了。。。。。。。。。。。
就在這個時候,葉香正冷冷的朝我這邊笑著,並開始慢慢向我這邊靠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別,別,求求你,別殺我,千萬別殺我。。。求求你。。。“我跪在地上不斷的央求著眼前那不知是人是鬼的傢伙。
“我怎麼捨得殺你呢?我還要讓你繼續留在我的身邊呢?”葉香用那雙昌著寒光的雙眼打量著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那十只如鐵爪獠牙般的長指甲已經將牢牢的穿進了我的肩膀並紮進了後面的牆上。在驚恐與死亡邊緣的我早已失去了感知痛楚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女鬼的臉向我這邊貼近,她的口中不時的向外吐著團團冷氣,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將那雙醬紫色的嘴唇深深的吻在我的雙唇上。。。。
回到家中我將自己鎖在房間裏很久,很久,望著鏡子中自己那張滿是皺紋而慘白的面容還有那醬紫色的嘴唇,我咪著眼睛鬼魅般的笑起來。
望著今晚黑壓壓的烏雲,我離開了自己的家,踏上了那條通往李誠家的小巷子,我要用他們一家人的血來祭祀我的舌頭,然後是村裏的其他人家,鮮血對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雖然我知道他們曾是我的親朋好友,但此刻我是一只鬼,一只靠吸食人血為生的屍鬼。現在人肉人血才是我賴以為生的糧食。。。。。。。。。。。。。。。。。
我敲開了李誠家的門,探頭出來的正是他的父親。。。。

注:
(村裏裏那一輩子的公公婆婆茶餘飯後時不時的就會議論這樣一件事。五十年以前,村裏有一家小酒館,酒館的主人叫葉香,長的非常清秀,是個十足的可愛人兒。雖說她年紀倘輕,卻有一雙巧手能釀出一壇壇香醇的美酒來。這十裏八坡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的大名。村裏村外,都流傳著一句歌謠:“酒香引來醉羅漢,神仙一駕葉家店。”村裏也不知有多少的小夥子打心裏喜歡葉香姑娘,說媒的把門檻都快要踏破了,可葉香她爹就是不同意,他只想讓自己的女兒嫁一個大戶人家從此以後得享清福,衣食無憂。可葉香還是愛上了本村一位窮教書先生,可葉香他爹硬是將她許給了村裏一位道富。於是兩個人決定私奔,但是單純的葉香哪里知道,那個教書先生拿了人家一筆賞錢早已人去樓空,心碎的葉香終於一個人跑到那片老林子裏以一尺白綾瞭解了自己。
從那以後,但凡是踏入那片林子的男人多數是有去無回的。葉香的怨氣就這樣永遠飄蕩在那片老樹林子裏,至今不曾散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