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凶煞之王

楔子
    華燈初上的夜晚,天空飄著毛毛細雨,福順路上緩緩走來一對情侶,並沒有打傘,好像在享受著雨中的浪漫。雨中的姑娘穿著白色的襯衫,從長相看很漂亮。就在這時一道燈光快速的由遠及近,隨著一聲刺耳的?車聲起,只見那姑娘遠遠的飛了出去,身體飛到了路旁的燈柱上,貼著柱子滑落了下來。等那男的跑到跟前時,那姑娘已經不行了,頭上已經看不出臉的樣子,一條腿也已經搭到了肩膀上,眼睛沒有閉上,空洞的眼神寫滿了對這個世界的不甘,可奇怪的事全身卻沒有一處流出血來,充滿了詭異。
    正文:
    意外事件過去已經大半年的時間了,人們已經漸漸的淡忘了那段忘事,一次有一個道士從此地經過時,看到了些異樣,便找到附近的派出所說道:“你們這的福順路上有些問題,最好找些道士做場法事,也許能化解這場災難。”民警聽了,心想:這地方也沒出過什麼事情啊,不會是騙錢的吧。就把道士給趕了出去,道士臨走時說了句:“到時候你們會後悔的,可惜啊,我的道術還不夠化解這場災難。”不過在道士走後這條路上安裝上了攝像頭。
    就這樣又過了一年多,在一個陰雨濛濛的夜晚,福順路上上晃晃悠悠走來三個20歲左右的小夥子,這三個小夥子頭上頂著五顏六色的頭髮,還都打著耳釘,醉眼朦朧的看著前方,只聽一個人說到:“大哥,你看前邊。”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一美女在路燈下轉來轉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三個人馬上來了精神,跑過去對著美女打上了招呼:“嗨,美女,這麼晚了還在等人啊,看來他不會來了,要不哥幾個陪你得了。”美女說到:“你們?你們也不過只是看外表的東西罷了。”老大自作聰明的說話了:“我們可不是那樣的人。”美女說道:“是嗎?那我這樣了你們還會喜歡嗎?”
    只見這美女瞬間變了個樣子,臉變成了扁平,好像是被什麼重物擊打成的,呈現出血紅色的顏色,可卻沒有一絲的血流出來。腿也成不規則的軟軟的垂了下來,一副骨折的樣子,但是還站在那裏。這群人酒在瞬間醒了,出了一身的冷汗。想跑,可腿卻一直在原地打顫。“怎麼,現在怎麼不說喜歡我了啊”空洞的聲音在三人的四周響起。
    員警接到報案福順路上死了三人,趕到現場,看到三個人的樣子都不禁吸了口涼氣,三個人都是被重物擊打頭部致死,白色的腦漿隨著鮮血留了一地,最殘忍的是人死後腿又被人弄成了幾截,軟軟的靠在了自己的頭上。
    回到警局後員警立即展開了調查,都憋著一股勁,想把這變態的殺手找出來,繩之以法。首先調出了那段時間的錄影,看完之後都傻了眼,錄影上那段時間顯示的是一片紅霧,隱約中那幾個人一個接一個的自己就撞到了柱子上。員警不死心,又調查了一段時間後,仍然一無所獲。
    正在他們要以自我了結結案時,類似的情況又出現了,這次是一對情侶在此地吵架後,女孩走後發生的。
    就這樣這案子推到了國家的秘密部門——靈異研究所收手裏。研究所聽後非常重視,派出了得力幹將,可讓人失望的是一晚上過去後,這名得力幹將是讓人抬回來的,在路上了斷斷續續說了些:“快…去找….我師傅,劫數…冤孽….”沒等送到醫院就去世了。
    等這位師傅到來時,負責接待的人見到後說到:“怎麼是你。”原來就是當時的那位道士。就在道士到的當天晚上又發生了一起事件。道士到達現場對著現場仔細檢查完之後,又看了這幾次事件的錄影,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幾個人死的時候看上去是自己撞上去的,實際是被東西拉著撞上去的。
    道士說道:“這應該是凶煞所為,這幾起事件之前是不是出過什麼不正常的事情呢?”大家想了想後說道:“要說奇怪,就是幾年前的那事了。”接著把之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道士問道:“那女的死的時候是不是穿著紅色的衣服呢?”“不是啊,是白襯衫。”一位年紀大點的員警說到,“那就不對了啊,只有穿著的紅衣服冤死的才能成為凶煞啊,既不是紅衣服,也不是冤死的,莫非不是她?你們想想是不是漏掉了什麼事呢?”一個年輕的員警說話了:“是有點奇怪的,那女的出了車禍,身上一片紅色,血好像快要滴出來是的,但身上卻一點血都沒有。”“原來如此,這女的已經不是平常的凶煞了,應該稱之為凶煞之王,怪不得在出事後這麼長時間才出來報復呢。這我也化解不了,看來還有些事情沒有弄清楚,還是把當事人找來吧,解鈴還需系鈴人啊。”
    經過多方查找,終於找到了在一個公司做經理的當事人小李。問到他時他什麼都沒說,只是跟著到了福順路“剩下的由我來解決吧。”小李說到。
    到晚上了,小李靜靜的守在了燈柱下,好像在想念他們當年在一起時的美好時光,天空慢慢的變了顏色,連路燈都披上了一絲紅色,小李輕輕的說了句“你來了。”他後面那雙舉起的手收了回去,說道:“是啊,我來了。”
    “已經過去了幾年了,你還不能放棄嗎?”
    “我應該放棄?要不是你,我能是現在這樣,”女孩的聲音漸漸高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害我,當初的承諾呢,當初的海誓山盟呢。”
    “對,是我害了你,當年我說我們分手吧, 你一直不肯。你以為我願意嗎,要不是你一直的逼我,我會那樣做嗎?”
    “那是我錯了嗎?我有哪點比不上她的?”
    “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也不想隱瞞什麼了。你是比她漂亮,比她溫柔,可這能有是沒用呢?你知道嗎,一個農村人在城市裏多麼的不容易,每天要承受多少的白眼,所以為了權利我可以不顧一切”說到這裏小李的眼裏閃過一絲瘋狂的目光“她能給我想要的權利。所以當時是我把你推到了車上,造成了那場車禍。你現在知道了,想殺我就來吧,如果重來,我還會那麼做。這就是現實。”不過說完這些還是掉下了眼淚,為自己逝去的愛情,也為自己的自私。
    女孩飄到小李的身邊,舉起的手想要拍下去,可快到小李的頭上時卻淒厲的一聲長嘯,“我走了,你還繼續過你的生活吧,想想我們的以前,唉!都過去了,一切都過去了”女孩的身影慢慢的變淡直到消失。
    福順路再也沒有了詭異的事件發生,又恢復了往日的熱鬧。
    至於小李以後的事情是又一個故事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