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校園劃破夜空的慘叫

天又黑了   
    眼睛望著窗外,眼神有些呆滯,好象在期待什麼 也好象在回憶什麼
    沉默依舊是沉默。。。。。。
    天已經很黑了他還是呆呆的望著 身邊冷風吹過 他抖了抖衣服顯然沒有察覺
    今天是星期三,又是星期三,它還會來嗎 他想 她會尊守約定嗎
    同樣是星期三。。。。。。
    那晚的司機那晚的眼神那晚的冷風。。。
    都怪那晚天太黑都怪自己太粗心沒有保護好她
    自習後捺不住孤獨的他和她決定出去走走
    今晚月亮好圓啊他說
    他胸口的她說此時她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她們沒有注意到路旁的槐樹
它已經開始猙獰樹葉開始變黑
天上的雲擋住了完美如霞的星辰 月亮也不只什麼時候不見了  他開始害怕起來  冷風不斷向他門吹來 他意識到了他準備和她回去可是他沒有注意到她的臉那是一張什麼樣的的臉啊 看不到她的臉  看不到世界  看不到自己的雙手 他完全被這片黑暗籠罩了  他開始哆嗦頭皮開始發麻  他唯一能做的事只是靠上帝保佑。。。
晚了一切都晚了 來不及了
    ‘誰’隨著一束手電筒的光照來 他知道有救了於是他大聲的呼喊
      原來是查房的看見沒在宿舍便來找  可是 她 呢  他不感告訴查房的因為這是不被學校支持的
      也許是她自己回去了吧 他想
      第二天 她沒來上課
      他感到恐懼感到壓抑 感到窒息。。。
      終於膽子不是很大的他決定去找她。可是那晚除了那棵詭異的槐樹和隱隱的冷風
      他走了... ...
      晚上,潮濕的心情使他12點也不能入睡。這時起風了而且還很大他隱約可以聽到敲門聲,會是誰呢?他想...可是望著熟睡的社友們他只好無奈的準備開門。門旁邊的窗子  對 一定有人他感到有誰在推窗子而且很用勁。他為了壯膽打開了那盞昏黃的電燈。他慢慢接近......
     他猶豫了一下又回到床上蜷縮在一角 打開mp3聲音放到最大 也許只有這樣他才能感到有些許安全感。
但敲門聲仍在繼續而且越來越大 社友門今天怎麼了?他想... ...
     他無奈的又一次接近了 越來越近... ........
     突然在打開門的瞬間停電了 他 “啊”了一聲 冷風直往他身上吹好象要把他粉身碎骨一樣狠狠的。他想到了  伸手去抓打火機 。 還好那是防風的  只聽到一聲劃破夜空的慘叫 宿舍亮了... ....
     風停了,一切歸附平靜所有。死一般的靜/一切好象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過度的疲勞使他十分困倦,倒床便睡了。
     他這晚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
    "晚風習習,淡淡的月光透過樹葉之間的縫隙灑到地面上,我們漫步在學校後面的小樹林邊的馬路上,曬著淡淡的月光,這是每個女孩都十分羡慕的事。
    他們停下了腳步開始熱吻起來  男孩吻著女孩的唇,陶醉的閉著的雙眼忽然睜開。他一下鬆開了那個女孩他發現他門的身後就是那棵槐樹。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拉著女孩就跑可是女孩就是不走還說  沒事等一下   “等” 他怕了  男孩還在堅持可女孩也不讓步這是他發現她變了... ...
   血絲開始爬向她的眼睛
   臉開始變的扭曲
   身體開始逐漸冰冷而僵硬起來
   她的肉體開始腐爛
   緊抱著她的他的手開始被血染紅
   他大喊
   可是這個空蕩蕩的校園裏
   他的聲音不在只是徘徊在校園裏
   它穿過牆被風帶到一個很遠的地方
   然後掩埋
   他痛苦的掙紮 但他發現他也開始動不了了
    喉嚨變的嘶啞
    不論多大的聲音也
    只能聽到嘶嘶的聲音
    他能做的只是眼睜睜的看著她
    在蛻變
    他絕望了  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為什麼要這麼折磨我?
    他不甘
    他等待著死亡
    當他睜開眼睛時看到一顆流星劃過天空
    他靜靜的許下了一個最後的願望
    如果死亡在所難免,我希望她一輩子幸福
    眼淚順著他的臉頰流了下來
    他發現星星更亮了
    亮上的烏雲不只什麼時候飄走了
    一切好象與他不在有任何關係
    耳邊忽然傳來那首她最喜歡聽的 星晴
    她又同以前了
    切好象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牽手一步兩步三步四步望著天
    看星星一顆兩顆三顆四顆連成線... ...
    他們背靠著背唱著
    想就這樣牽著你的手不放開... ...
    一切發展的就如他所想像的那樣



  整個校園的每個角落都留有他們的痕跡
    多麼純潔的一個夢啊
    被無情的太陽撕碎了
    突然  天亮了  夢醒了
    他的心又痛了
    他幾乎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許死亡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至少心理會覺得安慰一些
    終於這天晚上
    當他來到這片樹林時
    他發現她靠在一棵樹上等著他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顯然他很激動
    抱住了她   緊緊的
    靜謐的甜美的夜晚今晚的景色
    今晚的月光
     一切顯得都是那麼的熟悉好象在那裏見過
    對   是夢  !!
     他睜大了眼睛
     他發現她靠著那棵是那棵詭異的槐樹
     他的心一下子涼了
     但求生的欲望還是使他開始有想逃的想法
     即使他以無所謂死亡了
     苟且偷生的活不如默默無聞的死
     他把她摟的更緊了
     他摟著她的腰
     她吻著他的唇
     突然一聲
     劃破夜空的慘叫響徹整個學校... ...
      第二天
    同他一個宿舍的社友沒有見他
    他也沒有去教室
     從此   他失蹤了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也許只有那棵詭異的槐樹知道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