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新聊齋:異夢

近日,暴雨持續,川陝各地告急,天災人禍不斷。世界亦不太平:利比亞戰亂、美國墜機、泰國洪災、海地霍亂、日本和斐濟地震、康菲溢油、肯雅輸油管線著火……
    適逢週末,雨天甚為無聊,白日昏睡,夜不能寐。
    渾渾乎,冥冥兮。恍如間,山洪爆發,河中驚現一裸童急湍甚箭,兩岸驚呼,吾似有飛越特質,連跨M型高峰疾奔至頂,濕滑不能動也。心異之,何在老家圓灘?遙望下游,多人洪流中救童,怎奈回天無力。
    吾心甚緊。緩爬滑峰,無意間已回岸邊,又似在光霧山桃園溪邊,天色昏暗。瑞生隨吾觀洪流,連連飄過裸屍,倒也見怪不怪矣。其間,近旁坐一老嫗,年近六旬,衣衫褐黃,真真切切焉。三人依稀可見百米外之河灘,總有溺水孩童斷續漂出,審視之,乃水上專業救護員所為也,衣著楚楚。細觀之,孩童並未殞命,仰面入流,倒有幾分弄潮兒之態,心不解,諸人無語。
    後坡不高。偶聞輕呼,模糊不清,不知喚誰。側頭,乃一豔女,身姿姣好。徐近視之,卻面容一般,況右下顎淤青點點,似曾相識,卻不甚了了,心疑之。
    女卻情意綿綿,吾心有不忍,且走且顧。至街角,房檐邊,突遇一熟人及同行者三四。急掏香煙敬之,心中明瞭,吾中華牌煙尚夠數,掏出卻為芙蓉王,面有愧色,亦不甚為意。啟而敬之,僅三支而已,奉與熟人,不接,哂笑曰:“你抽。”吾不解,視之,煙只半截,疾換。奈其餘兩支亦半截、正燃,而煙盒、西裝兜完好無損!何也?心下大驚,以為不祥,遂驚醒。
    看鐘錶,02:40!再不入眠。狐疑不定,至雞鳴。
    異史士曰:異夢不異,中秋時節回故鄉,山道難行,涉洪水,甚恐。又時值秋雨瀟瀟,洪災遍地,固有不安之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