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靈車

劉強一個星期裏,基本有四天的時間都會加班.劉強在一家連鎖藥店做盤點,其實工作很簡單,就是在每個藥店關門後,和店員一起盤點今天所賣的藥,然後做一個紀錄,在第二天白天,把所有數據輸入電腦,以方便管理.
    因為晚上不止盤點一家店,所以,一般到下班的時候,都是夜裏二點左右了.公司還是很人性化的,每天晚上,都有會專車把他們送到各個藥店去,下班後,再一個一個的送回家.如果晚上加班超過十二點,第二天上午,便不用去上班.所以,對於從農村來到成都這個大城市的劉強來說,這份工作,他很珍惜.
    星期三,劉強盤點完最後一個店的時候,已經是兩點半了.他的心情不是很好,剛剛因為盤點的事情,和一個店的店員吵了幾句.他的家,離白天上班的庫房很近, 所以每次,公司的車,都是最後一個送他回家.這一天,和往常一樣,車上,只有開車的老李和劉強兩個人了.一路上,劉強有一句沒一句的和老李聊著天,由於時間已晚,劉強不由的犯起困來.就在他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一個急?車,劉強的頭一下子撞在了擋風玻璃上.這一下,撞得劉強腦門生疼,完全的清楚過來.劉強馬上問老李,怎麼了?怎麼突然?車?老李說,你自己看啊!劉強這時候才抬頭往前面看.這一看,也不禁嚇了一跳.原本空蕩蕩的馬路上,來了一個車隊,起碼有將近二十輛車,打頭的是兩輛大卡車,車頭掛著白色的大花,中間寫著一個大大寫奠字.第一輛車後面,居然還能看到一個大大的,黑色的棺材!第二輛卡車後面擺著一個個的花圈,後面跟著的車每一輛都是這樣,不管大車還是小車,車頭都掛著白花與那個奠字.老李和劉強不禁覺得奇怪,大半夜,居然遇到出殯的車隊,真是邪門啊!老李說,剛轉過這個彎,就看到這車隊,於是才突然?車,想讓這個車隊先過去.劉強說,對,等他們先走吧,於是兩人在車裏,看著這個車隊緩緩的開了過去.
    當車子再次開動的時候,老李突然問劉強,你有沒有覺得剛才那個車隊有哪里不對勁啊?劉強說,我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啊!兩人想了半天,才想起,剛才那近二十輛車的車隊,好像沒有一輛車的車燈是打開的,並且,開過去的時候,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劉強只覺得渾身冒冷汗,對老李說,我看剛才那車隊很詭異啊,老李也嚇得面無人色,兩人在後面的路上,一直沒有說話.直到劉強回到家,還在想著剛才的車隊,難道,是自己和老李看錯了?幻覺?可是老李也看到了啊!百思不得其解.
    必競是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劉強第二天便把這事拋在了腦火.一覺睡到中午,才起床.剛到庫房,便聽老李在跟大家講昨晚遇到的靈車事件.劉強便走上去說,別瞎想了,多半都是咱倆記錯了,那麼多的車,怎麼可能沒聲音嘛,一定是我倆大半夜看到出殯的車,心裏害怕記錯了.老李一想,也是,現在是大白天的,何必自己嚇自己呢?於是也就不再說了.
    這天晚上,劉強沒有加班.難得的休息日,下午一下班,劉強便跑到網吧上網.在QQ上,告訴了我這件事.對於剛認識劉強不久的我來說,對這樣的事情很感興趣,便纏著他,讓他詳細的講了一遍.劉強的家離我家不遠,而他說看到車隊的地方,離我家更是近得很,我當時還笑,行啊,晚上我倆再去那,看看還能遇得到不.
    接下來的幾天,劉強沒有再上網.週末了,我給他打電話,對於這個認識不久的弟弟,我有些心疼他從農村來,自己一個人,於是經常讓他來我家玩.劉強接到我的電話,便答應晚上來我家,並且說,要告訴我一件事,我當時就說,不會是要告訴我你又看到那個車隊了吧.劉強在電話那頭沉默了,說,姐,我來了再說.
  七點鐘左右,我剛把飯做好,劉強便來了.兩個星期沒見,我覺得他臉色有些蒼白,眼睛下方明顯有黑眼;圈,我便問他,這幾天天天都加班麼?劉強說是的,前三天一直在加班,晚上都是二點多才回家的.
  劉強今天好像有些魂不守舍,也不太愛說話,都是我問一句,他才答一句.於是我問他,你不是說有事要說麼?什麼事啊?劉強看著我,又沉默半天,才語帶哭音的說,姐,我這幾天,又看到那個車隊了.我一聽,也吃了一驚,便讓他從頭把整件事情告訴我.
    劉強說,遇到車隊的第二天,在網上告訴了我這件事以後,他玩了將近四個小時的遊戲,或許是因為長期加班,已經形成了固定的生物鐘,剛到夜裏二點,劉強便覺得有些困,便從網吧出來往家裏走去.劉強租住的房子在成都西郊,雖然離城中心遠些,但那邊也是一個大的居民區,生活什麼的都很方便.網吧離劉強家,只有不到8分鐘的路程,過一個十字路口便到了.劉強走到十字路口,正好遇到紅燈,雖然沒有什麼車,但老實的劉強,還是乖乖的站在人行橫道上,等待綠燈.不一會, 綠燈亮了,劉強踩著斑馬線過馬路,走到路中間的時間,忽然感覺一陣風就腳底吹了上來,竟然讓他生生的打了個冷顫,不知道怎麼的,他就轉頭朝右邊看去. 這一看,他就呆在了馬路中間.只見十字路口的東邊,緩緩的過來一個車隊,朝著西邊的方便駛去,大大的白花,大大的奠字,大大的棺材,大大的花圈,竟然和自己前天與老李看到的那個車隊一模一樣!同樣的,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就在劉強的眼前,開了過去,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劉強就這樣呆在馬路中間,直到被一輛過路的車的喇叭聲驚醒,才發現自己還站在馬路中間.按喇叭的司機還伸出頭罵了一句:瓜娃子.直到第二天,劉強還是未能從看到靈車這件事情中回過神來,怎麼回事,兩次都看到那個車隊,如果是出殯的車,怎麼會連著兩天都開出來呢?
     劉強沒把這件事情告訴同事們.前天,他才說老李自己嚇自己,如果現在說出來,劉強覺得自己一定會被同事們笑話的.
    晚上,又輪到劉強這組加班.盤完最後一個店,照樣是夜裏二點左右了.回來的路上,劉強發現,自己居然在期待看到那個車隊,今天,他不但沒有睡意,仿佛還有些興奮.一路上,一直和老李聊天,估計老李還奇怪呢,平時回來,從來沒見過劉強這樣多話過.車子很快的就快到劉強家了,在經過那天那條路時,劉強並沒有看到那個車隊,而現在,車子來到了劉強家附近的那個十字路口,又是一個紅燈,老李把車停了下來,還說,這種小路口有電子眼,要不,老子就闖過去了.劉強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到他們的前方,那列車隊,緩緩的,朝著他們的方向開了過來.很明顯,老李也看到了,因為現在已經是綠燈了,老李卻還傻傻的看著那列車隊. 這一次,車隊離劉強非常近,就從他們的車邊,擦身而過.很是詭異的場景,明明這麼多輛車,卻沒有開車燈,開到他們身邊,卻沒有一絲的聲音傳過來,劉強只覺得那個大大的奠字,離自己越來越近,他甚至都看到了那口大棺材.這一次,劉強留了個心眼,他的眼神,轉到了車子的車牌號上,這一看,他卻更加恐懼起來,十九輛車,每一輛的車牌都是一個數字:99994.一模一樣!車子的駕駛室裏,黑乎乎的,但借著路燈,劉強看得非常清楚,駕駛座上沒有人!這個發現,讓劉強差點暈了過去.車隊行駛得很是緩慢,整整五分鐘,才從劉強他們的車旁邊開了過去.
    
  直到車隊消失很久,劉強和老李才從震驚中清楚過來.老李顫抖的問,小強,我好像又看到那個車隊了.劉強這時候,也稍稍的平靜了下,用同樣顫抖的聲音回答老李,不是好像,是我們就是又看到了.老子又說,我好像看到駕駛座上沒有人!劉強同樣冷靜的回答,是的,我也看到車上沒有人!兩人對望一眼,心裏更加害怕了.老李把小強送回家,在小強下車時說,咱倆看到的究竟是什麼啊!劉強沒有回答,因為,他也不知道.
     說到這裏,劉強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我也聽得渾身起雞皮疙瘩.我問劉強,昨天看到沒有,劉強說,昨天老李打死也不走那條路了,從三環那頭繞了很遠才把他送回家的.
     劉強說,一會吃完飯他就要回去了,不敢玩得太晚,怕在回家的路上,又看到那一隊詭異的靈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