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值班室(2)

「不可能的!醫院裏用的變壓器即使外面停電了也會維持一個小時不斷電,不可能會突然間
電力變弱的!」小胡摸著下巴,一臉的不可思議。說話間小胡的手又按上了電梯的往上的指令。
                 
  電梯動了動,仿佛恢復了正常開始往上升著。19層——20層——                 
  我們正準備出去,哪知道……電梯並沒有如我們預料那般停下來!電梯仍在升著!「啊!蔣
醫生!升到23層了!」小雯急切的拉著我的白大褂。我盯著顯示格裏狂升著的數字,心卻猛的往
下沉著。醫院大樓只有20層,可現在我能很明顯的感覺到電梯和數字同步往上升著!    
  「該怎麼辦啊!」小雯緊環抱著雙肩,嘴呈○字狀,眼睛驚恐的望著已經升到44層的電梯顯
示格。                 
  小胡怔著不動,我伸出右手緊緊的摟著小雯,小雯的身體在輕輕的顫抖著。待電梯升到50層
的時候突然「空!」的一聲又停了下來,這該死的電梯並沒有給我們喘息的時間,電梯搖晃了一
陣,隨著數字猛的往下沉著!我發覺心臟都提到嗓子眼了。                 
  「聽天由命吧!」小胡頹然的坐倒在電梯裏。                 
  電梯此刻竟惡作劇般的降到一樓停了下來。我一點也不敢保證一切結束了,靜靜的站了一會,
將手按到電梯開門的指令上。小胡也站了起來,瞪著電梯的門。電梯間裏烘托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快開門啊!我心裏叨念著。電梯根本就象壞了般定在一樓,我又接著按著開門的指令,電梯,
仍沒有反應。                 
  就在我們愣著的時候,電梯又猛的往下沉了沉,一直沉到了-3層。這並非是開玩笑,醫院的
確有地下層,-1層是藥儲層,-2層是檔案層,而-3層……卻是……卻是太平間!                 
  我有點受不了了,剛才三個人還希望電梯的門能開,可此刻卻希望不要開,永遠不要開!
電梯間裏寂靜無聲,安靜的有點可怕,我幾乎能聽見小雯和小胡還有我自己的心跳聲,血液在
血管裏流動的聲音。                 
  我不敢在碰按鈕了,生怕會讓電梯門打開。小雯的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幾乎可以帶動
我的身體一起顫抖了。                 
  現在電梯象死了一般,定格在-3層上,動也不動。我儘量不讓自己的呼吸聲被他們兩個聽到,
電梯間裏依舊靜悄悄的。一片惶恐的死寂。                 
  我們沉默了足足半個小時左右,電梯裏的燈光很亮,我能看見小雯的臉上一片慘白,而小胡
的臉上亦是如此,雖然沒有鏡子,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臉上定和他們倆無異樣。             
  這般沉靜了不知多久,隨著電梯的一陣晃動驚的我心裏雀喜起來。電梯又升上去了。         
  小胡看了看手錶,籲著氣對我說:「才淩晨一點鐘,我們被電梯困住了。」是啊,漫長的黑
夜才開始而已,電梯還有的是時間捉弄我們三個倒楣蛋。更多恐怖鬼故事加我QQ:307340
                 
  電梯在20層又停下了,我不再祈求什麼,也沒有去按開門的按鈕。小胡卻沒有洩氣,使勁的
按了按,如以前那般,電梯的門沒有開。                 
  「蔣醫生!過來一起拉!拉開這破門!」小胡張開兩手,將手指摳進門隙裏,拼命的拉著門。
我鬆開緊摟著小雯的手,站在小胡的對面,使勁的拉著門,幾乎連吃奶的勁都用上。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把電梯的門拉開了一道可以讓一個人側身通過的空隙。我這才發現,
原來電梯停在19層和20層之間,20層只露出了不足50釐米高的空間。我們要想出去,只能爬上去。
  「小雯你先爬上去,快來!」我把小雯抱了上去,「快用手抓住!」經過我和小胡又推又抵
的,終於把小雯送上去了。
                 
  「蔣醫生,你先上吧!小雯,伸出手幫忙拉一下!」小胡在底下抵著,小雯在上面拉著,
空隙實在太小了,搞了好半天我才爬了上去。                 
  輪到小胡了,我一手拽著小雯,斜探出半個身子。小胡抓住了我的手,我和小雯一起使勁,
小胡的半個手和頭已經拉出來了。
  「小雯……再用點勁……快拉上來了……」或許是因為小胡身子太強壯了,拉到這份兒竟
怎麼也拉不上來。
                 
  「啊……」
                 
  還沒等我做出任何反應,伴著一聲小胡的慘叫,我被黏糊糊的熱騰騰的液體濺了一臉。
而電梯裏面射出來的光線已經完全消失了,這說明電梯又沉了下去,而小胡亦被電梯斬斷了
身體,濺到我臉上的液體是小胡的血液。
                 
  「?當!」我感覺到整幢大樓都搖晃了一陣,我頹然的癱倒在地上。手裏還拎著一只斷臂。 
  在電梯落到樓底發出的聲音回蕩中,我很清楚的意識到——小胡死了。
  這些該死的!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我們招誰惹誰了麼?幹什麼要這麼整我們!「畜生!」
我發了瘋樣的狂叫著。                 
  大樓鬼魅般的傳播著我的聲音,四處繞了一圈後又轉回了我的聽覺裏。我掏出口袋裏的手電筒。
                 
  「蔣醫生!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可憐的小雯剛才一定是把她嚇的太厲害了,直到現在才敢
怯生生的說話。                 
  我打開手電筒,照了照四處,我拉著小雯的手站了起身。緩緩的吐出兩個字,「下樓。」
  第四章:醫院大樓上奇怪的空間
  頂樓只有一間堆放雜物的屋子,其餘的都是靜蕩蕩的空屋子。我和小雯的腳步聲象在黑夜中
四處亂撞的笨蚊子,高高低低的聲音只會刺激著自己的腎上腺,由那裏分泌出的一種驚恐,
時刻都讓我們保持著高度警惕。                 
  看著兩邊一個個的空房間,裏面陰沉沉的,四周彌漫著一種死氣。人走在這種地方,說不害
怕那絕對是假話。我現在連喘氣都不敢發出聲音,眼睛不時的查看著四周的情況,尤其是我的後
方,兩步一回頭,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                 
  小雯只是緊緊的拉著我的手,我發現她的手心早已冒出了很多汗。我憐愛的握緊了她的小手,
心裏一陣莫名其妙的酸勁。                 
  我們走到樓梯口,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浮了上來。我瞪大著眼睛,將手電筒的光線慢慢的移到
樓梯口的樓層標籤處……
                 
  [—?]!!!
                 
  這個在平時很平常的數字此刻卻強烈的震撼著我的心臟和脈搏!因為——這意味著——我們
到了太平間!我開始有點恐怖了,猛的從20層突然的就到了-3層,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我
移開手電筒的光線,不想讓小雯看見,已免她脆弱的心靈去迎接這麼可怕的事情。              
  小雯已經看見,因為我聽見了她歇斯底里的尖叫聲,「啊!!」我幾乎極度恐懼的捂住了
她正在尖叫著的嘴。輕輕的在她耳邊說著:「別怕,是幻覺……是幻覺……只是幻覺而已。」
                 
  我抱著她一起退到牆拐角,再往下走去便是太平間了!而此刻所有和死字沾邊的東西都會
衝擊並撕裂著我們微弱憔悴的膽量。我的心跳聲,或許是我和小雯兩個人的心跳聲一起在這個
空間破寂而出。我們的身邊回蕩著「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不可否認,我的意識已經
非常淆亂了。                 
  手電筒的光線在我哆嗦著的手中搖搖晃晃,這更令我感覺惶恐,我索性熄掉手電筒。摟著小雯
緊張的掃視著四周。四周仍然一片死寂。
                 
  「小雯!我們往上走走看,好不好?」我不敢再自做主張了,剛才就因為我的一個錯誤決定,
害的我和她都被嚇了個半死。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如果不往下走,那我們根本沒有任何路可以走。
  「蔣醫生,隨便你了。」小雯間間斷斷的吐出這句話,牙齒上下打著顫。
                 
  我們儘量放輕自己的腳步聲,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可我不敢去開手電筒,最好所
有不乾淨的東西都看不見我們。
  我們只能慢慢的摸索前進,每一步都儘量不發出聲音。但往往事與願違,我一腳踏出,只聽
「咕唧」一響!我好象踩到了什麼東西。我只覺我渾身一下子象僵住一般,動也不敢動。
  小雯扶在我身邊身體猛烈的顫抖著,我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別發出聲響。我豎起耳朵
仔細聽著周圍沒什麼動靜,當確定安全後,才慢慢舒了一口氣。
  我剛想接著往前走,忽然又碰到了剛才踩著的東西,軟軟的。我本想一腳踢開,但我不敢確
認會不會發出聲音。於是我一手拉著小雯的手,一邊弓下身,伸著另一只手往地下摸著。我觸了
那個東西,張開手指抓了上去,可越來越感覺不對勁,啊!是小胡的斷臂!我嚇的猛的打了個抖!
「咻」地站了起來,驚魂未定的喘著氣。                 
  「蔣醫生,怎麼啦?」小雯發覺我顫抖的比她還厲害,似乎有點奇怪。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接著走吧!」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息著自己跳地厲害的心臟。
  其實,剛剛摸到小胡的斷臂時,我就明白,我們已經無路可走了。小胡的斷臂是在20層上的,
而我們現在的位置正20層,下去的話,那便是-3層。這麼說,我和小雯現在處於一種莫名其妙的
空間裏——                 
  往上:無路可走;往下:死路一條。
                 
  第五章:醫院大樓上厲鬼出現

  我強迫著自己接受這個事實,沒有路,也必須走著。在黑暗之中,我們無從辨別前方的任
何狀況,因此我和小雯每走的一步都等於是在賭博,拿自己的生命在賭博!我不敢肯定這場賭
局最後的贏家會是我們,因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和誰賭?甚至是對方的任何情報。
                 
  憑對大樓格局的推斷,前面的盡頭該還有個樓梯口和電梯。我又報著一絲希望,掏出手電筒
筒打開,但是手電筒並沒有亮,糟糕!千不該萬不該,偏偏這時候沒電了!我只好帶著小雯繼續
在漆黑黑的過道裏摸索著。                 
  電梯口牆壁上的按鈕燈發出的陰森森的紅光已經映入眼簾,我和小雯一陣驚
返回列表